•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 第九章 天下大势

    第九章 天下大势

      罗志学的一番精兵策略也是获得了孙成立的认同,他管的就是辎重,可是非常清楚带着上千流民需要消耗多少的辎重,更加明白这一次能够突围而出,就在于他们之前果断的遣散了流民士卒,只带着百多精锐骑兵,如此才能够逃出官军的围剿。

      如果死抱着那些一千多流民士卒不方,他们早在宜阳的时候就被官军剿灭了。

      唯今之计,不是和以往一样一边跑一边招募流民士卒以壮声势,而是得找个地方缓口气,然后想办法扩大精兵的规模。

      当然,在这之前首先还是得把那几个亲兵队的哨官给拉拢过来,有了他们的支持才能更好的展开后续的计划,要么不然光靠着孙成立他们这十来个人也干不成什么事。

      孙成立和罗志学详细商讨了一番后,初步敲定了计划,紧接着孙成立就直接带着罗志学去找那几个亲兵队里的哨官了。

      想要上位,获得这几个亲兵队里的哨官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说服的过程里,其实罗志学并没有出多大的力气,主要是孙成立拉着人推心置腹,从以往的经历说到现在的逃亡,然后又是各种承诺。

      而且孙成立还把自己的姿态摆的比较低,一副求贤若渴,把大家当成真正的兄弟模样,一口一个老哥,一口一个兄弟,说什么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兄弟那一口饭。

      “我孙麻子太大的本事也没有,但是我孙麻子就知道,大家伙都是兄弟,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也没其他想法,就想带着兄弟们活下去,吃饱饭!”

      看到孙成立这模样,罗志学差点都以为李同林死而复生呢。

      这做派,这语气,明显就是李同林翻版。

      很显然,孙成立现在也是在学习,或者说刻意的模仿李同林的做法。

      还别说,亲兵队的几个哨官还就吃这一套。

      如果孙成立走过来,摆出一副我是老大,你们都得听我的模样,保不准人家转头就投了费秉才或者刀疤了。

      但是现在孙成立却是一副大家都是兄弟,以后一起吃香的喝辣的模样,这让这几个哨官想起了李同林。

      他们以前跟着李同林的时候,不敢说大富大贵,甚至有时候还要饿肚子,但是就和李同林常常挂在嘴边的一样,有李同林一口吃的就没少过他们那一口饭。

      如今孙成立也是这做派,但至少让这几人有了不少的好感。

      至于说孙成立现在是故意装出来的,等当了头领之后就翻脸不认人,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却让兄弟们饿肚子。

      这有啥好担心的,孙成立真敢这么干,大家伙手里头又不是没刀,回头乱刀砍了再选个头领就是。

      这年头,谁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等孙成立扒拉一大通大家都是兄弟的情深戏码后,孙成立又把他和罗志学商量的后续计划说了出来,说现在是要走精兵策略,不搞挟裹一大堆流民青壮的那一套。

      等彻底摆脱官兵后,就准备带着大伙找个偏僻的村寨缓口气。

      只听孙成立道:“兄弟们这几个月来南征北战,从山西跑到山西,又跑到河南,一直都被官军追着跑。”

      “以前看似最多的时候招了千把人,还去洛阳城风光了一会,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之前大家伙可是有差不多两百个老兄弟,但是现在呢,满打满算也就七十多人了!”

      “还按照以前那么干,以后咱们这些老兄弟怕是要死光……”

      “咱们当初为什么要哗变,为什么要和官兵对着干啊,还不是为了活命,这命都没了还说什么以后啊。”

      “所以啊,还是要稳一稳!”

      “先找个地方躲一躲,避开现在的风头再说。”

      那几个哨官听罢这些频繁点头,其中年纪稍大的中年林哨官道:“孙哥说的在理!”

      此时,罗志学也适时开口到:“观今陕豫楚之地,上有陈奇瑜总督五省,下有洪承涛屯兵陕西、练国事驻守商南、卢象升兵进郧阳、玄默扼守卢氏、唐辉驻军南漳,多路官兵已达十余万。”

      “在十余万官军围剿之下,楚北义军已成困兽,少则旬月,多则数月楚北义军必然兵败北逃,被迫重返秦岭。”

      罗志学一边说还一边掏出了张简易手绘地图。

      这地图用后世人的眼光去看,这所谓的地图根本不能算是地图,反而更像是儿童的涂鸦。

      没办法,罗志学又不是活地图,画工也不咋地,这能够记忆记起来大概的地图并且画出来也就只能这样了。

      不过罗志学的手绘地图虽然比较简陋,但还是简单画出来了陕西、河南、楚北一带,又把洛阳、襄阳等大城市的大体方位简单标了出来……

      指着地图的罗志学继续道:“诸位将军且看我等所处的河南,经学生多日罗搜之消息,初步判定,我等四周西有玄默亲自率领的重兵驻防卢氏,北有左良玉屯兵新安、宜阳一线、东陈治邦驻防汝州、南陈永福镇守南阳,放眼望去四面皆是官兵啊!”

      说到这里,罗志学抬头环视一圈:“不说这天下大局,且说我们,实际上早已经深陷官军重围。”

      “早就深陷重围?这怎么可能?”当即哨官王大壮轻喊出来。

      因为他们现在可不像是被包围的模样,半个月他们都还跑到洛阳浪了一把呢,现在是落魄了点,但是也谈不上被官军包围了,撑死了就是被官军追着跑而已。

      至于什么左良玉啊,陈治邦,陈永福他们也都知道,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他们这一伙人基本都是河南这边的官军打。

      甚至在几个时辰之前,他们还在和陈治邦麾下的骑兵打着呢。

      但是,当他顺着罗志学的指点,在地图上确认了这几伙官兵以及自己这些人的方位后,却是久久都没有说话。

      一旁的孙成立,看着地图上周围官军的位置,在看看他们所处的位置,脸色逐渐变得不太好看。

      矮瘦哨官王大壮看了看罗志学,又看了看孙成立又忍不住喊出声:“我们真的被四面包围了?”

      就算是不懂军事的人也能从地图上轻易看出来,他们这一伙人已经被官军四面包围。

      后续左良玉出兵南下追击,只不过是一步一步压缩包围圈而已。

      而且不得不说左良玉做的相当成功,直接逼得李同林被迫率军南下,途中还被迫把流民士卒主动遣散,最后把李同林一伙人逼到了汝州,这个时候早有准备的陈治邦以逸待劳进行拦截。

      如此,这才有了几个时辰之前的一场突围之战,才有了李同林之死。

      按照这局势,后续如果孙成立、罗志学他们不做出改变,还和李同林一样那样大摇大摆玩募兵抢粮掠地的话,少则十天半个月,多不过数月,迟早会被官军困死在汝州一带。

      而更有意思的是,罗志学没说的是,人家官军真心不是故意包围他们的……人家官军都盯着张献忠、李自成等大贼所率领的大规模义军呢。

      这一连串的军事部署也都是为了围剿大规模的义军。

      而他们这一行人,最巅峰的时候也不过千把人而已,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去洛阳城外转了一圈,抢了几个田庄。

      就他们这样的小规模义军,随随便便就能翻出来百八十支出来,乃是明末乱世里无数支义军之一。

      明官军是不可能为了围剿区区千把人的流贼就调动数万人主力的。

      人家官军的战略目标大着呢,这是想要四面围困,直接把这一片的所有义军一股脑围剿干净。

      而他们这伙人,不过是官军一网打下去,捞起来的无数条杂鱼之一。

      但是吧,这些话就没必要和他们说了,好歹给人留点自信……

      罗志学当即点头:“不错,其实我等在月前就已经深陷官军重围……”说到这里,罗志学略微偏头看了孙成立一眼:“而孙大哥发现了官军的这一阴谋后,这才决议偃旗息鼓,以尝潜伏,留待日后。”

      孙成立听到这话后瞄了眼罗志学,随即微微点头道:“这周围都是官兵,咱们肯定不能傻乎乎的和官军硬拼啊,咱们兄弟的小命精贵着呢,哪能随便丢在荒山野外啊,就算是死,以后我老孙也得杀回榆林躺自家祖坟里头,可不能死在外头。”

      “所以啊,还是要避一避风头,稳一稳来的好。”

      三哨官之一,矮瘦王大壮开口道:“这样看来,我们的情况不太妙啊,北边有左良玉的精骑,边上还有个陈治邦纠缠,南边又有陈永福,他们手底下的兵可都不好对付,按照我看啊,还是和孙哥说的一样,咱们先避一避风头。”

      长的威武强壮,一副中年老实人模样的许河也是一副沉重表情:“稳一稳好,稳一稳好!”

      而稍微年长的哨官林冬生更是道:“反正现在我们人也不多,后头随便找个大山里的村寨一蹲也就够我们吃喝的了,犯不着在外头去打那些大城和官兵死磕,咱们就老老实实先窝在山沟沟里躲一段时间,那些官兵总不能自找麻烦特地跑进大山来围剿我们不是。”

      听着这三人的话,罗志学和孙成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欣喜之意。

      这三人显然是认同了他们的计划,这样一来,拉拢一事也就好办多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