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13章 耳环 嗅觉灵敏.2

    第13章 耳环 嗅觉灵敏.2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往上看是深蓝的夜空,往下看是一望无际平静的黑暗,十几层楼的高度,夜风是很强劲的,薄行简被这冷风一激,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关在这阳台上了,玻璃门不隔音,客厅的响动听得得清清楚楚。

      殷顾在跟一个男人说话。

      她把他关在这里,就是为了不让那个男人看到。

      从未有过如此奇耻大辱的时刻,薄行简一脚就踹碎了玻璃门,怒气冲冲走了出去,眼见殷顾正与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说着什么,他单手拎开她,一凳子砸向那男人。

      第15章 重量 薄行简,你现在懂爱了吗?

      殷顾的自保意识向来很强, 两个男人打架的时候,她从来不会主动向前,怕拉架没拉成, 反倒把她自己伤到,毕竟男人打起架来是什么都不顾的, 一腔热血就想要发泄出去,眼睛一红,六亲不认。

      五年前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被劈腿时哭哭啼啼的可怜虫, 五年后却俨然有了红颜祸水的样子, 可以让两个优秀的男人因为她而厮打起来。

      但她并不以为荣,也不为此羞愧, 只是有些担心自己那放在门口的塑料鞋架,那是她刚上某多多网购来的, 拼团价九块九,物美价廉, 还没有刺鼻的气味。

      江承淮是看到殷顾不在别墅房间里, 这才找上门来的,他其实一直都没睡, 待在书房处理些琐碎的文件, 抬头就看见影壁墙上有一团影子在飘飘荡荡, 像是暗夜中浮在半空的女鬼。

      但江承淮从不怕这些, 他走上二楼, 才看见殷顾的房间窗户大开着,细纱的窗帘被风席卷着兜在外面,被子乱糟糟的团着,床上早就没有了人影。

      她喝酒之后精神就容易亢奋, 如果不好好看着,就会干出些疯狂的事情来,江承淮了解这点,所以他查了她的手机定位,直接开车过来,他知道殷顾家的秘密,但开门前还是给她留了颜面,提前打电话通知了一声。

      房间内那股味道瞒不了人,看到穿着轻薄睡裙光脚出来的殷顾,他只是皱皱眉,问道:“用套了吗?没用我给你买避孕药去。”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殷顾从来都是把他当作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看待,但哪有兄妹之间可以毫无保留谈论这种话题?她抿着唇没说话,试图用沉默蒙混过去。

      江承淮低头观察她的神情:“我说过,你玩玩可以,但是一定要保护自己的身体,事后避孕药只会让你减少怀孕的几率,但如果男方有病呢?我明天带你去检查身体。”

      殷顾见实在瞒不过了,这才说道:“戴了,就是你上次拿来的,对方是薄行简,我看过他的体检报告单,他蛮健康的。”

      二人才刚说了几句话,卧室内的阳台便传来玻璃碎掉的声音,眼看着那赤着上身的男人气势汹汹大步走出来,江承淮目光阴郁的向旁边侧身,躲过薄行简的袭击后,才一拳打了过去。

      两个都是练过散打和拳击的人,招招式式都专业而狠辣,缠斗在一起的的时候很养眼,但一时之间也分不出个胜负来。

      殷顾有些口渴,倒了杯茶慢悠悠的喝着,有些想拿手机录个像,倒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单纯想从中学到些什么,下次她再和江承淮对打时,便可以用这些招数来对付他。

      薄行简却更怒了,他虽然在打架,但也分心观察着一旁女人的神情与动作,想看看她到底是羞愧还是害怕,结果她整个人淡定的很,心理素质简直一流,甚至还有空喝茶。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心!

      内心忽然升出一种被人‘白玩儿了‘的悲凉感,薄行简一个晃神,便被猛地踹倒在地,脊背撞在桌角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他不知道疼似的迅速弹跳起来,看着对面男人熟悉的脸,咬牙切齿道:“江承淮,我cao你大爷!你要不要脸,居然当小三!”

      眼睛通红,他拎起椅子又要往上冲,殷顾这时才说了话,她在另一张椅子上悠闲盘腿而坐,声音轻飘飘的:“薄行简,你别抡椅子了,你抡完了我没地方坐。”

      她又说了第二句:“你也别打我哥了,把我哥打坏了,我和你没完。”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护着这个小三!”薄行简额头上青筋直蹦,悲愤的质问道:“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但他脑子反应还是很快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慢慢地放下椅子:“你哥?什么哥,你哥在哪里?”

      殷顾伸手向前指:“跟你打架的就是我哥啊,邻居家哥哥,从小跟我一起长大,不是亲哥胜似亲哥,我今天本来住在他那儿,他发现我不见了才过来找,结果就被你打了。”

      她这话说得,仿佛是他单方面在殴打江承淮,薄行简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放弃追究这话语中明显的偏向性,他转头看看一旁悠闲站立的男人,去卧室穿好衣服,沉默的向门外走去。

      如果这里只有殷顾一个人,薄行简是可以放下身段对她百般道歉的,毕竟她是他的女人,哄自己的女人再怎么低三下气都不丢人,但他不能面对江承淮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男人的直觉告诉他,他们两个注定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