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19章 清茶 听了一晚上故事

    第19章 清茶 听了一晚上故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殷顾以为薄行简会把她家那些被砸烂的家具电器都换成新的, 毕竟他有那么多秘书和助理,随便打电话吩咐一句,就会有人吭哧吭哧送东西上来, 全程方便快捷,然后再雇上几个保洁来打扫卫生, 那么她这个被‘贼’扫荡过的家,预计一天内就能恢复原样,但事情却和她想象得不太一样。

      被允许进入门内后,薄行简先是来到卧室, 看着她那个别致的单人小床沉默了一会儿, 这才卷起袖子从卫生间接了一盆水,他先从卧室的地板开始, 把自己留下的,已经干涸的血印子一一擦干净, 渗入地缝中的那些并不好擦,他也认认真真用刮刀清理了, 最后来到她脚边, 把她的脚丫子拎起来,换了干净的温毛巾擦了擦她的脚底:“你不要光着脚乱跑了, 碎玻璃扫不干净, 边边角角总会有残留, 好歹也要穿好袜子。”

      卧室的破凳子烂椅子全部都被他清理到客厅去, 那小床便成了空荡荡房间的唯一孤岛, 薄行简从柜子里抱了被子给她,这才关灯关门,他走出去后,手机屏幕就成了卧室唯一的光源, 殷顾拿起来看了看,才晚上十点钟,十点钟,还没到十一点,他就让她睡觉,她喜欢熬夜,她睡不着!

      睡不着也要睡,电视ipad电脑都被他砸了,也没什么娱乐的项目,第二天早上她起床上班,才发现薄行简还在客厅里,手边放着许多零部件配件,他正在用一种专业工具揭开电视机的屏幕,白色衬衫上全是污渍和机油,他就那么席地而坐,拿着手机查阅资料。

      “这些电器你打算自己修?”殷顾挑挑眉,靠在门边问。

      这是自从昨晚之后,两个人第一次的对话,薄行简转过头来:“能修的电器我都修,有些家具砸太破了,我给你买新的,锅碗之类的也是。”

      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殷顾也懒得再管,她就像是没他这个人似的,索性门也敞着,晚上她下班回来,门已经关好,过了约莫十分钟,薄行简按了密码自己开门进来,还是早晨的位置,他席地而坐继续修电视。

      殷顾觉得这可能是他的一种策略,一种想继续留在她家的策略,但是管他呢?他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能屈尊在她这儿做维修工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能不能修好,那是另外的讨论范畴。

      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几天,殷顾也未必每天都能见到薄行简,有时候她已经睡了,他才按了密码进来,在客厅一熬一个晚上,尽量保持安静的状态下,他把家具破掉的边角黏上去,把洗衣机被撤断的排水管装好,再把墙壁上剩余的血手印刮下来,一点一点补上新的涂料,大概过了一周的时间,整个房间才基本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最后一个崭新的碎花碗放入碗槽后,薄行简敲了敲殷顾的房门,雨季已经过去,空气都变得干燥起来,晚间的风大,而且来得并无预兆,那风伴着清澈如水的月光在室内巡视一遭,又若无其事的离开,只留下窗帘扑簌簌的飘摇,和一室的冰冷。

      两个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对视,殷顾轻薄的睡裙已经换成了珊瑚绒的动物连体衣,她的脚缩在猫爪拖鞋中,抬手拢了下长长的头发:“都修完了吗?”

      “是。”薄行简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他的目光一直望到她的眼中,焦躁的抽出一支烟来,却只是在手里拿着:“阿顾…”

      殷顾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她这个人,从来都是当机立断的,虽然心中仍残留着一点微小的留恋,可她知道,那只是相处久了的正常反应而已,过几天就能恢复正常,于是她笑道:“修完了你就可以离开了,我会改掉门锁的密码,所以,不要再来找我,我们最好,永远都不见。”

      最后几个字,她说得平静而淡然,一直等男人关门走掉了,她才挨个巡视了一下崭新的锅碗铲子,和看起来完好无损的电器,把电器都打开来试了一下功能,她才点点头,貌似都是正常的状态,这人维修电器的本领还可以。

      打了个哈欠,她走近浴室哗啦啦的洗澡,给自己敷了晚间面膜,施施然去睡觉,这一觉格外的沉,一觉起来天光已经大亮,又是个晴朗的日子。

      …

      星期天的时候,殷顾去训练馆找江承淮练习巴西柔术,从十多岁开始,江承淮其实就已经有意识的训练她进行运动,但那个时候她太娇气,没跑几公里就要哇啦哇啦哭,他嫌吵得厉害,就总是揍她屁股,于是她更是地动山摇的嚎,江承淮估计在那时就觉得,小孩子真的难缠,以至于他高中毕业后就出了国。

      五年前两个人重逢,她萎靡不振丧失生的信念,江承淮又用领带狠抽了她小腿肚子一顿,自那之后,殷顾就有些恨他,于是他就把她带到了训练馆中,教她拳击,教她柔术,告诉她只要她强大了,就能反过来揍他一顿,在这种信念下,殷顾渐渐就对运动产生了兴趣。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次都没揍过江承淮,反倒一次次被他撂倒在垫子上,摔得身体青一块紫一块,在这种事情上,这男人真的很狠。

      殷顾自己开车过来,在停车场停好车,她简单了换了套运动服,而后拿出两罐红牛猛灌,虽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