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2章 重逢 女人的形象已然更

    第2章 重逢 女人的形象已然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高档的西餐厅内客人很少,殷顾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慢条斯理在吃着一盘牛排套餐,那牛排上还有血水渗出来,她并不是有多喜欢,用叉子卷了旁边的意面勉强裹腹。

      斜对面的一桌客人看起来像情侣,只是男方的年纪略多大了些,虽然满身的奢侈品,却也遮掩不住肚子上的肥肉,女孩子二十出头的年纪,马尾辫齐刘海,脸颊上有些稚气未脱的婴儿肥,衣着也很朴素。

      殷顾的目光并不是时时刻刻盯着他们,她只是在喝水的间隙,用手机抓拍了几张合照,而后就边欣赏悠扬的钢琴曲,边继续等待。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接了电话,拿起西装外套,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只留下那年轻女子坐在桌边,看起来有些失落的样子。

      殷顾站起身,直接坐在了她的对面:“你好,秦秘书。”

      “你认识我吗?”女子惊讶的抬头。

      殷顾微笑着向前伸出手:“我是绿地财经的记者殷顾,之前和秦秘书接触过,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女子有些警觉,摇摇手道:“你是要采访薄总吗?不行的,薄总的脾气很差,他说过不接受任何采访,任何人都劝说不了,你找我也没用。”

      “你不用正面跟他提起这个事情,具体方法我自有安排。”看女子仍然摇手,殷顾也并不意外,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递过去。

      “这是…”女子顿时慌了,她的手没捏紧,照片像雪花般撒落在桌面上,所照得画面逐渐清晰,全是她和那中年大肚子男在各处约会的样子。

      殷顾慢悠悠说道:“首先我很抱歉吓到你,但需要澄清的是,我一开始并不是故意去跟拍你的,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位中年男性,据我所知,他叫黎耀铭,是绿亦集团的执行董事。”

      “所以呢?”秦秘书白着脸,强装镇定:“我们是正常恋爱,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殷顾笑道:“那这就巧了,你难道不知道吗?绿亦集团是你所任职的ocr集团的死对头,半个月前你俩刚刚交往,绿亦就抢了ocr好几个大生意,就好像知道什么内部消息似的。”

      秦秘书这才开始求饶:“对不起,殷记者,我刚刚对你态度不好,求你救救我好吗?你明天立刻辞职,只求你别告发我!”

      殷顾摇头:“倒也不必辞职,你只需帮我把这个放在你们薄总桌子上就好,他问起来,你就说你放错了。”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秦秘书后便站起身来。

      临走前倒又想起什么:“算我好心吧,提醒你一个事儿,那黎耀铭私生活非常混乱,连着你在内,他这个月一共和十八个女人开过房,你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免得染上什么病。”

      …

      秦秘书第二天被叫进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忐忑的,薄行简身边秘书众多,她只是负责办公室清洁和一些琐碎杂事的,所以并不能时常见到这位性格阴晴不定的年轻总裁。

      此刻高大的男人正站在桌边,俯身去看一份手写的采访提纲,他逐字逐句的读着,饶有兴趣的抬头:“这份提纲是你放上来的?”

      男人的语调虽然平淡,但也带着上位者的天然压迫感,秦秘书不敢抬头,只慌慌张张解释道:“对不起,薄总,可能是我放错了。”

      “为什么会放错,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几张纸?”薄行简敲了敲桌面。

      黑色的男士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并且在逐渐靠近。

      秦秘书声音发紧:“是那几张手写的纸吗?昨天有一个女记者在楼下拦住我,非要给我这个,还给了我名片,我当时手上抱着文件,没注意就混进去了…”

      ”名片在哪里?”薄行简手掌向前伸展。

      拿到那张薄薄的卡片后,他才摆摆手让女秘书出去,坐回椅子后,兴致勃勃重看了手上的纸张,觉得实在是有趣至极。

      明明是很娟秀的字体,所写得问题却一个比一个犀利,中心全部对准他父亲薄威入狱的问题,还有父子二人的关系,家庭教育等等等等,几乎是踩着他的雷区拟得这份提纲。

      薄行简这个人,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刺激,青少年时期就是如此,现在也依旧这样,三年前亲自将父亲送入监狱,他就已经坐实了‘心狠手辣’这个名声,明明所有人都惧怕他,怎么还会有人如此大胆?

      向后靠在椅背上,他笑了一声,叫了另一个秘书过来,看也没看,便把那张名片扔过去:“联系这个记者,让她明天上午来采访。”

      “好的,薄总。”那秘书虽然惊讶,但还是答应了一声,低头走了出去。

      ocr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在大楼顶层,而这顶层之上,来往穿梭的年轻女子几乎都是总裁的秘书。

      二十多岁稚嫩的年纪,齐刘海马尾辫儿,衣着妆容都很简单,有丁点儿婴儿肥,这是这些女秘书共同的特征。

      这又是这位薄总另一处‘疯劲儿’展露的地方。

      近几年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就喜欢上了这款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