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33章 笑语 正文完结

    第33章 笑语 正文完结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薄行简猜测得果然不错,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和另外的三人果然被挑选了出来,牛五喜气洋洋地说道:“恭喜你们, 咱们红河教主感应到,你们五个是信徒中最虔诚的, 所以特地召见你们!”

      殷顾还蛮乖巧的,任由有人给她眼前罩上黑布,她旁边的薄行简则将人设贯彻到底,口中骂骂咧咧地不停埋怨, 嫌弃这黑布太粗糙, 弄疼了他那娇惯的皮肤,两个人被带上一辆车子, 一路颠簸着往前,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重见光明, 殷顾眨眨眼再看时,发现他们正站在一个陌生的村落内。

      之前负责招人的那个瘦小男人迎了过来, 带着他们七拐八拐往里走, 周围经过的村民虽然看着很淳朴的样子,但细看时, 目光中却有种无法言说的癫狂, 这阮红河也算是有本事, 居然短时间内渗透了一个村庄, 殷顾不禁在心中暗暗咂舌, 她表情平静,装作不经意的转头张望。

      一个弯着腰在田里拔杂草的老农民摘下草帽后,笑眯眯回身张望,殷顾与他对视的那一刹那, 便将他跟画像上的人给对上了,阮红河终于现身。

      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儿,村口那边已经乱了,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殷顾一转身就看见江承淮和晋烯两个人,他们和那些村民缠斗起来,刻意将场子搅浑,接着薄行简冲身上前,一把就将那阮红河按在地上,他笑了一声,回身招呼:“阿顾,过来报仇。”

      一切都挺没有挑战性的,换作往常,殷顾肯定会觉得没劲儿,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些天精神高度紧张,她没吃好,也没怎么睡好,此时内心竟然觉得无比温暖起来,这三个男人,终究都顺了她的心意,愿意陪她做她想做的事情,那是不是就可以说明,她已经彻底收服了他们?

      阮红河的真实年龄已经将近六十,他的额头有一道深深地伤疤,看着就跟普通的农民一摸一样,殷顾一拳一拳砸下去,拳拳都在发泄心中的怒火,她的父亲,那么温柔的父亲,那么爱着她的父亲,居然就死在这样的一个人手中,实在是让她痛心又愤懑。

      薄行简忽然制止了她的行为,撕下一条衣服包在她的手腕上,他说:“小心一点,受伤就不好了。”

      殷顾终究还是没能知道父亲当年的具体死因,阮红河及其信徒被警方依次带走后,他们四个也去接受调查,第四天才终于返程。

      一路上照例是薄行简开车,江承淮和她一起坐在后座上,他语气沉沉的劝慰她,告诉她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如今已经报了仇,就应该往前看,太过执迷并不好。

      他总是爱用这种说教的语气说话,她听着听着也就烦了,摆摆手,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

      殷顾这次没有回江承淮的别墅,她回了自己的家,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吃饱喝足之后,回到卧室就开始睡觉,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她才慢悠悠醒转过来,打着哈欠准备去客厅找些吃的,结果一开门,就愣在了那里。

      薄行简,江承淮,晋烯这三个人,居然都在客厅里呢,她这房子本身就不大,他们仨往这儿一挤,更让她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殷顾皱起眉头,刚要发脾气的时候,江承淮从厨房出来了。

      他端了碗热腾腾的汤面,上面还卧了两个荷包蛋:“囡囡,吃饭。”

      深吸了一口气,殷顾觉得,还是先干饭要紧,另两个男人已经自动替她腾开位置,她按开了电视机,一边看着肉麻兮兮地狗血言情剧,一边吃面条,出了一脑门子的汗,人也精神了许多。

      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清晨的太阳已然照射进室内,江承淮起身把电灯关掉,转头看了看另两个男人,三人互相对视了几眼,都点点头。

      殷顾用余光早就看见他们之间的眉毛官司,她把碗放下:“想说什么就说吧,鬼鬼祟祟做什么?”

      江承淮这才开口:“囡囡,我们只是商量好了一些事情,想跟你说一下,首先我要说明的是咱们的关系问题,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认为咱俩并不合适做男女朋友,所以决定和你分手,回归原本的‘兄妹’关系。”

      殷顾和江承淮是同样的感觉,他们两个确实做不成情侣,他管她太严,她不是没对他心动过,但这份心动,不足以抵消她对于自由的渴望。

      但令殷顾想不到的是,江承淮居然会主动提了出来,他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一个人,得不到的也要强行得到,她以为他会继续试图关起她,对此,她都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

      如今看来,这些准备都是白费功夫。

      殷顾神情严肃了些:“好,我同意分手,淮哥,我之所以这样说,不是因为嫌弃你,而是…我不能耽误你,我当然可以和你继续相处下去,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你的照料,那我始终给不了你想要的感情,还不如快些放手,让你去寻找真爱。”

      她这些话都是发自真心,却想不到会惹恼了江承淮,男人步步向前,冷着脸问道:“我为什么要寻找真爱?我的真爱就是你,即便不做你的男朋友,我也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你这么说,是在故意将我推出去吗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