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6章 杂念 她的眼泪让他心烦

    第6章 杂念 她的眼泪让他心烦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五年的时光说长不长,但也并不短暂,如今二人重新站在一起,薄行简自然也记起了自己曾经的混帐行事,但他并没有丝毫愧疚的感觉。

      过去的已经过去,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是我又怎么样?你大半夜穿成这个样子,想要诱惑谁?”

      这句话说出后,他的目光便在这普通的三居室内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明显的男士用品与衣物,这才稍稍满意:“还不认识我吗?”

      “薄总好。”殷顾立在门边,随手关了门,她的拖鞋是粉红色的鸭子图案,圆润的脚趾稍微探出来些,右脚向着鞋架底下一勾,勾出双崭新的拖鞋。

      短暂的惊讶过后,她的神情早恢复了镇定,清澈如水的眸子盯着他,她若有所思说道:“正好采访稿出了些问题,麻烦您重新回答我几个问题。”

      她这种避而不谈的态度让薄行简不爽,但目光相接时,他又不自觉被她的思路牵着走,换好鞋子,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你问吧。”

      阳台的门开着,衣架上晾着几件长裙,此时被晚风吹得飘飘摇摇,狭小的客厅内充满着一股干净的洗衣液味道,邻居家的门开着,电视声,小孩儿的打闹声,都清清楚楚传了过来。

      这种市井气的普通住宅,他是从未住过的,房间的灯光并不怎么亮,他抬手按了下眉心,仿佛进入了更一个昏沉的世界中,新奇而又陌生。

      淅沥沥的雨下了起来,殷顾去阳台收了衣服,靠在门边解开了浴巾,薄行简愣了一下,下一秒才看清,原来她里面穿了无肩带的上衣与短裤。

      明晃晃的锁骨露着,她也觉得冷,批了条薄巾用手拢着,蜷缩着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打了几个字。

      “在担任ocr集团的ceo前,您的工作经历为零,甚至大学所读专业也并非财经类,实际上这也打破了很多的先例,请问您是怎么服众的?”

      “什么?”女人温润的声音将薄行简拉回现实,他破天荒懵了两秒,才明白她是在继续采访自己。

      “没什么方法,非要说原因的话,那就是我天生能力超强,天然拥有服众的能力。”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但好歹还是回答了。

      殷顾点点头,按开录音笔:“那么您认为,ocr集团是一个父业子承的传统类家庭作坊式企业吗?”

      这两个问题根本不是上午她问过的,而是存在于那份手写提纲中,明摆着挑衅,故意踩雷区的提问。

      薄行简这次没有回答:“这些问题,你上午怎么不问?”

      殷顾笑了笑:“上午我并没有认出您,面对一个陌生人,还是要保持基本礼貌的,但现在认出来了,作为旧相识,想必您不会责怪我的唐突与冒犯———毕竟人在受到伤害后,会潜意识的想要遗忘痛苦的回忆。”

      薄行简判断不出她说得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只是沉默的审视着她,女人的声音轻飘飘,她又说:“但我不一样,我是个擅长咀嚼痛苦的人,每每反复回想,就能增添几分斗志,这会让我更努力的生活。”

      “当然,最后这句话,是我在故意开玩笑,薄总不要介意。”殷顾的唇角向上扬起,笑得纯良乖巧。

      薄行简有些记不起当初殷顾的具体性格是怎么样的,并不是他记忆力不好,他只是不会在无关紧要的人和物上多费心思。

      相识的场景已然模糊,但他觉得,自己当初会选择她,还是有一定原因的,这女子身上的攻击性和温婉是结合在一起的,二者相辅相成,又形成极大的反差,确实很有意思。

      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变故,他和她相处的时间长一些,就会完完全全被她迷住。

      客厅的灯又在闪烁,两个人同时抬头望过去,殷顾从椅子上下来,俯身在茶几底下拿出一个纸盒子,拆开后,里面是一个三十瓦的灯泡。

      “有梯子吗?我给你换。”薄行简随口说。

      “好啊,谢谢薄总。梯子在储藏室里。”

      殷顾站着没动,伸手把储藏室的位置指给他,薄行简便走过去搬出来,站上去眯着眼睛把电灯泡换了,顺手把坏掉的掷入垃圾桶。

      殷顾重新开了灯,室内灯光重新明亮起来,她笑了笑:“对了薄总,我卫生间的水管一直漏水,我只好拿盆子在接,您能帮我看一下吗?”

      明明已经提出了要求,她却又有些抱歉起来:“我忘了,您生活条件优越,哪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修水管?恐怕连怎么修都不知道吧。”

      薄行简确实是不会修的,但听了殷顾这话又不怎么舒服,他盯了她一眼,直接走到卫生间门边,‘啪’一声开了灯,狭小的室内泛着潮气,茉莉味沐浴露的香气氲在空气中,浩浩荡荡扑面而来。

      他蹲下身,仔细去查看那滴滴答答漏水的水管,拍了照用手机搜索了一会儿,转过头:“工具箱在哪儿?”

      殷顾靠在门边,漫不经心的想了想:“应该也在储藏室。”

      于是他又走去储藏室,在布满灰尘的角落里拖出一个沉重的箱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