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蓄意深陷 > 第7章 淮哥 玩够了就回来

    第7章 淮哥 玩够了就回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f4zw】

      其实殷顾自己也说不清,她对江承淮抱有何种感情,而五年前二人的重逢,也算不上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五年前高三的时候,被薄行简甩了的第二天,她是有正常去学校上课的,她这个人有很强的自尊心,即便再怎么伤心,也要藏好狼狈,不希望被别人发现。

      而真正击溃了她心理防线的,却是所有同学的嘲讽与谩骂。

      她以为自己和薄行简的恋情瞒得很好,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薄行简又是学校的风雨人物,早有人目睹了他们一起出行,悄悄在群聊中散播开来,大家都暗暗讨论着,只是忌惮着薄行简,不敢声张而已。

      如今知道她被甩了,幸灾乐祸的人更是不少,从走近校门开始,殷顾就被各种目光包围,她低着头权当不知道,刚进教室又被浇了一头凉水。

      叶小冉自从被叫完家长后,好容易才重新复课,心里自然是十分恨殷顾的,此时她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这不是薄行简的女朋友吗?哎呀,我忘了,应该叫前女友!你说你,长这个德行,真以为自己是天仙啊,被甩了就受不住?更惨的还在后面等着你呢!”

      她话里有话,殷顾却不愿意多追究,回到座位后打开练习册做题,头一节课就这么顺利度过了,第二节 数学课,她看着自己课本上面密密麻麻的侮辱性词语,心里的那颗弦终究还是崩了。

      老师正在讲一道几何题,她就这么猛地站起来走了出去,一路走回家里,把自己关在屋里,看着窗外发呆。

      殷眉在公司接到老师的电话,回家后手上拿了张休学通知单,说是有人举报了殷顾逃课早恋,编造理由欺骗老师开假条的行为。

      面对母亲的责骂,殷顾无知无觉,她像是被切断了所有感情的开关,平生第一次叛逆起来。

      殷眉不怎么懂教育孩子,但她也是心疼女儿的,她在这一刻幡然悔悟,开始反省自己这么多年来对女儿的亏欠,而后又拍着腿大哭,控诉殷顾的父亲为什么要那么早死去。

      但她还是想不出丝毫的办法,于是思来想去,拨通了一个电话,此时江承淮已经回国两年,通过走钢丝绳式的风险投资,他已经拥有了大量的资产。

      他的身高接近一米九,体型又是十分健壮的,站在老旧的住宅中,瞬间就让空间狭小了起来,小时候的记忆涌上来,殷顾有些怕他。

      江承淮看向殷眉,语气是居高临下的傲慢:“囡囡小时候就是我带大的,这次我会带走她,亲自监督她学习,这里条件简陋,再待下去的话,她会被毁掉。”

      他的话更像是命令,立刻有三个保姆从门外走来,簇拥着殷顾下楼,她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就被塞在车里,来到了城郊陌生的别墅里。

      江承淮并不允许她随意出去,又请了无数家庭教师为她教授功课,殷顾不想听,她总是直勾勾盯着那老师,直到把人家盯走为止。

      第二天江承淮下班后,直接来到了她的房间,男人一身西装革履,他将昂贵的定制外套搭在椅背上,西装马甲紧贴腰线,慢条斯理将白衬衣的袖口卷上去,而后拉起领口,扯下蓝白条纹的领带。

      “听说你把老师都盯走了?”江承淮似笑非笑,他有着很深刻的面部线条,薄唇微抿着,眉间有两道竖纹,看起来凉薄而又威严。

      领带对折起来会更加结实,抽在小腿肚子上,便是两道红痕,江承淮很会掌握力度,他总是用最轻的伤势,让她感受最大的疼痛。

      男人坐在椅子上微弯着腰,身侧的布料出现细微的皱褶,手指上沾了化淤的药膏轻轻替她涂在伤处,清凉的感觉还未消散,又是狠狠的一记领带抽下来,如此反复,只等着她主动服软。

      房间内充满了他身上的烟草味道,殷顾自己向上挽着裤腿,始终倔强的不肯说一句话,她转头望向窗外,一阵电闪雷鸣后,城市忽然下起大雨来,她忽然有了种以一己之力对抗全世界的孤独感。

      半夜她的小腿就肿了起来,整个人发起低烧,连路都不能走,却还是窝在被子里,一整天不吃不喝,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保姆打电话给江承淮,他中断开会开车回来,神情已经不耐烦至极,抓小鸡似的将她扯了出来。

      他还穿着西装与皮鞋,来不及换掉,便大步把她带到浴室,开热水冲了手和脸,又在浴缸边缘坐下,把她担在膝上,用凉水冲刷她的小腿,力度很大的按摩疏通淤肿,最后才给她围了条浴巾抱回卧室,往她嘴里放了颗退烧片,很粗暴的灌了杯水。

      殷顾不愿意喝,被呛得咳嗽了起来,她披头散发,不管不顾的大声尖叫起来,看着她这副鬼样子,江承淮却笑了。

      他就坐在床边,饶有兴致的放下水杯:“囡囡,如果你是因为那个小男友才变成这样,那大可不必如此。”

      他拿起遥控器关了窗帘,在墙上投影出巨大无比的画面,其中都是偷拍薄行简的场景,少年英俊的面庞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他又换了新的女友。

      江承淮不紧不慢说道:“你的小男友已经顺利考过托福,被国外的五所名校同时录取,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