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感应珠的意义

    第六百七十一章 感应珠的意义

      “不错,洛某所要的,乃是毒圣门祖传的那颗感应珠。

      此物你们拿着已经无用了,借给洛某一用,应当也不为难吧。”

      洛虹所要借取的感应珠,乃是毒圣门祖师专门为昆吾山炼制的,因其能与昆吾山中赫赫有名的飞仙石产生联系,所以昆吾山只要一现世,此珠就会发出阵阵清鸣。

      花天奇能这般确定无名湖附近的异象,乃是由于昆吾山出世所致,便是因为此珠的存在。

      “感应珠一直藏在祖师堂中,不为外人所知,洛兄是如何知晓的,而且好似还颇为熟悉的样子?”

      得知洛虹所求之物后,花天奇顿时惊奇不已,惊的是感应珠的作用此前只有他一人知晓,毒圣门其余长老都是在数日前被他告知的,洛虹却好似清楚其底细,这很难让他不怀疑门中的长老中是否出了内鬼。

      奇的是这感应珠确实如洛虹所说,已经没了作用,毕竟它的用处就是监测昆吾山是否出世,现在他们都飘在昆吾山封印上方了,自然也就无用了。

      “呵呵,上古时对下边那地方感兴趣的修士可为数不少,花兄不必过于惊讶,洛某得了你那颗感应珠,自是要去寻它感应着的东西。

      毕竟,洛某现在只差临门一脚,是该好好考虑考虑那件大事了。”

      洛虹虽然语焉不详,但花天奇知晓其中内情,自然也就听得懂他的谜语。

      感应珠所感应的飞仙石,在上古时,正是修仙者飞升灵界的地点。

      “嘶~此人竟然真是半步化神之境的修士,他这般早就考虑飞升之事,怕是对进阶化神极有信心,此人绝不可得罪!”

      花天奇眼珠连转,脸上忌惮之意愈发浓重,心中默默做出了决定,而后突然和善一笑道:

      “洛兄修为惊人,花某着实佩服,在此预祝洛兄马到成功,这枚感应珠就当我毒圣门提前为洛兄大典奉上的贺礼了!”

      化神飞升对于花天奇来说,乃是虚无缥缈之事,他自然乐得用飞仙石的下落做个人情。

      只要洛虹未来成功进阶,毒圣门收获的回报将远大于付出!

      说罢,花天奇便手掌一翻,取出一颗拳头大小,泛着淡淡青光,发出阵阵清鸣的青色玉珠来。

      “呵呵,那洛某就承花兄吉言了。”

      接住感应珠,确认无误后,洛虹不禁满意地点头道。

      通过空间节点强行飞升到灵界还是太不靠谱了,而且光是找到合适的空间节点,都是一个大工程,更别说后续的准备了。

      要知道,韩老魔是一千岁时飞升的,而他现在只有两百六十余岁。

      向之礼等人虽说比韩老魔要早,却也没提前多少,就算跟他们一批,洛虹至少也要等个五百年。

      五百年啊,一万年的二十分之一,洛虹可等不起,他得自己想办法,不能被飞升这事给拖住了。

      “既如此,花兄不妨再行个方便,带洛某去那幻阵看看如何?”

      拿到了感应珠,洛虹就不想在此浪费时间了,昆吾山中还是有一些他需要的东西的,必须抓紧时间。

      果然,这家伙此前一直潜伏在此,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花天奇心中大骂洛虹奸诈阴险,脸上却是客气非常,随手招来一位头戴红巾的结丹弟子,便道:

      “你带这位前辈去那座幻阵,我等随后就到。

      洛兄,花某这还有些事,还恕失陪片刻。”

      “花兄请便。”

      洛虹懒得管他们,丢下一句话就随那弟子遁入了地下。

      过了好一会儿后,乾老魔才稍稍放下心来,灰芒一闪解除了与五子同心魔的附身状态,显露出了真身。

      只见,一位面容阴历,头发半黑半白的黑袍老者,在五子同心魔的簇拥之下,目露凶光地望向毒圣门四人道:

      “哼,花兄还说不知下方封印的是何物,那感应珠你作何解释?!”

      该死的,才刚刚救了这老魔一命,他却翻脸比翻书好快,看来一些念头是不该有了。

      花天奇暗骂一句,表面却是拱手自责道:

      “此前花某确实对乾兄有所隐瞒,但那也是迫于门规,不过洛兄既然也知内情,那花某也不必瞒着乾兄了。

      想必乾兄对于上古时赫赫有名的昆吾山,应当知道一些吧?”

      尽管明知道花天奇在用洛虹压自己,乾老魔却也无法因此发作,强忍着心中不满道:

      “昆吾山乾某自然是听说过,听花兄的意思,莫非下方封印中就是此山?”

      “至少本门先祖是这般交代的,感应珠一响,便代表着仙山出世。

      乾兄当下的局面我们合则两利,否则不管之后寻得多少宝物,都有可能替洛兄做了嫁衣。”

      花天奇虽然仍怀着一些小心思,却也不妨碍他在入山之初,借助乾老魔的威势。

      “桀桀,花兄说这话,是对那姓洛的十分不信任呐,你就这么怕他杀人夺宝?”

      花天奇与洛虹方才的谈笑,乾老魔都看在眼里,以他多疑的性子,自是不可能轻易相信花天奇。

      “洛兄突然出现,花某此前从未听说过他的传闻,仅凭一面如何能分辩他的品性,为保万全,花某是不得不防啊!

      当然,乾兄怀疑花某会与洛兄一同坑害于你,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我愿递上一份投名状!”

      花天奇神色肃然地道。

      “哦?详细说说。”

      乾老魔心中一动,立刻来了兴趣。

      “封印的缺口被人布下了幻阵,我毒圣门的弟子早已在破解此阵,想必是已有所得。

      到时,只需在闯阵之时做些手脚,便可令洛兄传送出错,我们便可先一步取得宝物。”

      花天奇虽不愿与洛虹为敌,但做些小动作的胆子还是有的,毕竟这种意外根本说不清原因。

      当然,他主要是怕洛虹入得昆吾山中后,一路横推将宝物都收了。

      “此计倒是不错,简单有效,那乾某就看花兄的实际行动了。”

      乾老魔已是深恨洛虹,当下就露出一丝阴邪的笑意道。

      “嗯,事不宜迟,我们且去幻阵那看看。”

      花天奇轻点一下头回应后,便带着三位毒圣门长老一同向地下遁去。

      在无名湖以北二十余里处,千丈之深的地下,有着一个漆黑无比的巨大空间,一团团耀目灵光在此空间边缘处闪动不已。

      而在光团之下,则是一层一望无际的白色光幕。

      此光幕非但凝厚无比,而且还附有多层雷衣,只要有人靠近,便会立刻激射出一道奇粗的电弧。

      且不说这电弧威力如何,单是它那恐怖的数量,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

      不过在一片由七八名毒圣门弟子守着的地方,却是靠近了也不会有电弧击出。

      毫无疑问,那里就是被幻阵遮掩住的封印缺口。

      花天奇四人和乾老魔来到这里,却并未瞧见洛虹的踪影,心里不禁一咯噔。

      “怎么回事?洛兄去了何地?”

      花天奇连忙朝那名给洛虹带路的结丹弟子问道。

      “呃......回大长老,洛前辈一来到此处,二话不说就冲入了幻阵之中,我们谁都没反应过来。”

      这位毒圣门结丹弟子已看出自家大长老的面色不愉,战战兢兢地道。

      见鬼,这人也太莽了!

      花天奇的算计还未开始,便已落空,气得他面目狰狞,胸腹间难受之极。

      乾老魔也是面色一沉,表情难看万分,以他的修为和神通,区区幻阵硬闯也不是不行,但他不能确保洛虹还在不在阵中,所以当下并不敢孤身闯阵。

      ......

      半炷香前,当洛虹来到这处地下空间,并被领着遁至由毒圣门弟子围住的幻阵时,他眉心的竖眼骤然睁开!

      此竖眼没有瞳白,多彩灵光流转不休,正是那蜃虚灵眼。

      蜃虚灵眼乃是天下一切幻术幻阵的克星,洛虹将其祭出后,顿时破除了面前幻阵的虚妄,看清了其中灵气的流转,闯阵也就成了等闲之事。

      “洛前辈,此地便是....嗯?”

      “师兄,这位前辈冲进幻阵里头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拦一下?”

      在毒圣门弟子的惊疑声中,洛虹轻而易举地穿过了幻阵,接触到了昆吾山的禁制之力。

      一道白光闪过,洛虹便发现自己来到一座石亭之中,不远处有一条依山而建的,数十丈宽的石阶路。

      顺着石阶向上望去,可以见到一座巨大的牌楼,其上多有法宝轰击的痕迹,显然它原本带有某种拦路的禁法。

      “这应该就是万修之门了,韩老魔不在这里的话,便是还未从禁制中出来。

      嗯,没必要等他,先来看看飞仙石在哪个方位。”

      洛虹轻声自语着将那感应珠取出,将神识探入其中。

      很快,他便轻咦一声道:

      “竟然不在山顶,而就在山腰某处,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撞上还在前头破禁的叶家之人,他们中有两个元婴后期修士和血焰古魔,打起来我虽说不怕,却也要暴露许多实力。

      向师兄似乎因为我的关系比原时空要晚来一些时日,没他消耗掉元刹圣祖的那道神念,我还是不能太张扬的。”

      时间稍稍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