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暗影谍云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墙倒众人推 一

    第九百四十八章 墙倒众人推 一

      柴山兼四郎自认为一眼就看穿了李仕群的阴谋诡计,要是自己答应了邀请到苏洲视察,肯定会出现一些让他尴尬的后续事情。

      整个苏省的报纸,甚至金陵和沪市等地的报纸,头版头条一定是他视察苏省,与李仕群相谈甚欢,对省政府的工作提出指导性建议等内容!李仕群就敢这么做,而且也不缺这点钱!

      真要是出现这样的事情,梅机关后续要对付李仕群,就要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刚刚代表着大日本帝国,肯定了李仕群的工作,转头就要免去他的省主席职务,出尔反尔的举动,会有损帝国的声誉。

      “将军阁下的意思是,不接受李仕群的邀请?”许睿阳笑着问道。

      “他的态度我既然知道了,就不给他搞小动作的机会,这个人阴险狡诈的很,不知道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招数等着我。这次辛苦你了,崔元昌兼任鄂省警务处长的事情我给你办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只管来找我。”柴山兼四郎说道。

      其实呢,柴山兼四郎想多了,所谓的邀请根本就是许睿阳给李仕群想出来的策略,没有指望他真能到苏洲视察工作,只要他不接受沟通,对外的说法就是,这件事是柴山兼四郎一手挑起来的,是故意针对李仕群。

      这都是一些表面文章,柴山兼四郎想要私下里逼着李仕群主动辞职,而李仕群就把自己的态度释放出来,但结果怎么样,完全是在水面以下博弈,与这些没有太大的关系。

      从汪伪政府行政院出来,许睿阳和几个保镖随便找个小摊位,吃了几个鸭油酥烧饼和一碗鸭血粉丝汤,下午赶到了派遣军总司令部驻地,求见了松井太久郎,把李仕群和柴山兼四郎两人的意思分别作了汇报。

      “柴山肯定不会去和李仕群做当面沟通,他要是去了,就会对外界释放一个容易被人误会的信号,李仕群估计也知道柴山不答应,故意做出要沟通的姿态,这两个人,都是耍心机的高手。”松井太久郎说道。

      “柴山将军不敢接招,这件事就只能拖延下来了,除非强行罢免李仕群的职务。”许睿阳说道。

      “来硬的肯定不行,军部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权力,即便是要处理李仕群,也不能走正常程序,苏省的稳定和金陵政府人心的稳定,是目前帝国需要谨慎对待的。”

      “你不要再掺和这件事了,知道的越多越有危险,本来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装作不知道,把握住这个原则,让自己置身事外,被别人的事情拖下水,不值得。”松井太久郎说道。

      作为日本陆军的中将,派遣军的总参谋长,能够对许睿阳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也就是说,一旦日本军部决定对付李仕群,不管他同不同意辞去苏省省主席的职务,这不是前提,要杀人有的是办法。

      从派遣军总司令部出来,许睿阳到了夫子庙后面的内政部,来到警政总署的办公室给周坲海打了个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他虽然是警政总署的总署长,汪伪政府警察系统的最高长官,可是有点不大称职,基本上不到警政总署的办公室上班,总署的日常事务,由副总署长乔盛华负责处理,这是内政部长陈群的人。

      关键在于,警政总署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公务,各地的警察局都是由各地的日本宪兵队和陆军联络部管辖,人事任免和财政拨款由各地政府负责,警政总署不过是起到一个傀儡的作用。

      主要的工作是,按照汪伪政府行政院对警察部门的要求,下发一些文件,整理各种档案和各地的报告,给警政总署直属的特别警察总队和金陵警察总监署拨款,核销各种费用等等。

      “总署长,您可是难得来到咱们衙门露露面!”乔盛华听到许睿阳来到办公室,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他这个副总署长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警政总署说起来很威风,副总署长听起来很风光,但除了能从办公经费沾点便宜,也没有多少油水,关键是没有实权,想要找下属部门办点事,给不给面子也得看下属的心情。

      “老乔,有你坐镇警政总署,已经是大材小用了,我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实在是没有时间蹲办公室。”许睿阳笑着说道。

      乔盛华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能够安于现状,也不乱发牢骚也不胡乱伸手,许睿阳能够容忍他做副总署长,一是看陈群的面子,二是他的这种心态比较符合自己的要求。

      “陈部长听说您来了,想要约您晚上一起吃顿饭,您看有没有时间?”乔盛华说道。

      陈群是原来伪维新政府一派的核心大汉奸,也是山城政府的元老,出任过金陵的警察厅长和内政部次长,伪维新政府成立后,做了内政部长,汪伪政府成立后,还是做内政部长,但他是中政委的常委,绝对的高层大汉奸。

      听到陈群要请自己吃饭,许睿阳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两人之间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来往,他居然要请自己吃饭,肯定是为了李仕群的事情,估计是看上苏省省主席的宝座了。

      在汪伪政府的中枢任职,地位虽然高,可是实权并不大,远不如做封疆大吏来的实惠,更何况是苏省的省主席,最为富裕的省份。

      许睿阳不由得感叹,还真是墙倒众人推啊!李仕群刚刚有了失势下台的征兆,各方势力就对他的省主席宝座,提前开始活动了。

      但问题是,他只是个警政总署长,有资格参与这种层次的博弈吗?

      单纯论职位和级别,的确是不够分量,顶多是个副部级而已!但要说参与的资格,整个华中地区也不见得有几个人比他强。陈群需要的,是他背后与日本军方势力搭建的关系网。

      苏省省主席的任免,汪伪政府说了不算,梅机关自己说了也不算,还需要征求派遣军总司令部、第十三军司令部、驻沪陆军部和华中派遣宪兵队司令部的意见,许睿阳可是极少数能够在各方势力中游刃有余的厉害人物。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