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收集末日 > 1832、生化危机2(二十二)

    1832、生化危机2(二十二)

      ——9月28日,23:49,浣熊市,下水道——

      “【STARS——!】”

      追击者的咆哮在下水道间不断回响,我则一边看地图一边把它往“伽马”的地盘引。

      所谓“伽马(γ)”是安布雷拉曾经制造的一种生物兵器,本体似乎是鳄鱼,但被基因改造之后完全就是个陆行鲨。

      它由于脑容量太小以及个性过于凶残,最终被安布雷拉放弃并决定销毁,但培养它们的科研人员比较护犊子,偷偷把它们带到下水道饲养,向安布雷拉报告说已经销毁完毕。

      根据游戏内能找到的文档显示,这些“伽马怪鱼”除了科研人员定期的投喂之外,还以误入下水道的野生动物以及部分下水道垃圾为食。

      或许有从小养大的因素,它们一开始还比较顺从科研人员——直到它们某次袭击并吃掉了一名维修管道的水管工。

      此事很快被安布雷拉发现,他们派出安全部队进入下水道想要消灭这些伽马怪鱼,科研人员阻拦时被击毙,伽马怪鱼直接暴走并杀掉了那些安全部队成员。

      或许安布雷拉仍然有清理它们的打算,但紧接着就被突然爆发的T病毒所打断。

      结果就是,现在的浣熊市下水道里徘徊着十多头“大白鲨”。

      它们的攻击不是“掉血”,而是“秒杀”,在下水道捡到安全部队掉落的榴弹枪却舍不得用,想用手枪或霰弹同伽马周旋的玩家,基本都成了鱼食。

      在这个地方,制作组可以说相当阴险,一头伽马需要6枪霰弹才能杀死,但霰弹枪只有5发子弹,死于换弹空档期的人简直数不胜数。

      ‘而榴弹枪,’我在下水道角落里捡起一把榴弹枪,咔咔上弹:‘只要趁怪鱼张嘴要飞扑的时候,照它嘴里来一枪它就会死,而且用来打追击者也很方便。’

      【按照剧情,你现在应该被追击者一路追上一座烂尾楼的楼顶来着。】

      ‘那事怎么想都离谱,面对一个拎着喷火器的敌人,吉尔竟然选择往高处爬,但凡追击者的逻辑过关,应该直接从底层把烂尾楼点燃,然后再守株待兔。’

      【嗯嗯,还有打完之后从楼顶摔下来的桥段,金刚不坏瓦伦蒂安。】

      ‘所以说——’

      哗啦!轰!

      我正在下水道的主干道和蠢系统扯淡,一个位于头顶的“支流”猛然喷出一大蓬污水。

      ‘所以说,浣熊市都不好好规划一下下水道的吗?’我看着因为污水飞溅而显出形状的“AT力场”说道。

      【唔……这次的‘心之壁’比被追击者攻击时要远得多嘛,看来比起被追击者揍一拳,你更不乐意溅上污水。】

      ‘没办法,游戏流程到这里的时候,吉尔那一身滴滴答答看得人极其不舒服……重制版在细节方面精益求精过头啦。’

      嘎——!

      随着污水一起蹦出来的伽马怪鱼因为被忽视而朝我张开血盆大口咆哮。

      ‘你这纯粹是自己找死,’我抬手一枪爆炸榴弹打进去:‘和追击者玩玩还不一定谁死呢。’

      伽马呆滞两秒,随着沉闷的爆炸声,肚子猛然胀大,而后嘴巴冒烟地歪倒在地。

      ‘……这是什么离谱的动画特效?’

      【是一种另类的心之壁,你不想看到它被炸碎的模样,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哼,好吧,那现在追击者在干嘛?’

      【我看看……追击者已经消灭了五头‘伽马’,如果你不隔绝气味的话,应该能闻到烤鱼味。】

      ‘免了。’

      【而且,因为听到了你刚刚的攻击,它正直线杀过来。】

      ‘……直线?’

      咚——咚——咚——轰隆!

      随着一阵墙壁被撞穿的声音,后方下水道道口猛然爆裂,某个眼熟的重甲光头再次登场。

      “【STA——RS!】”

      ‘这家伙撞塌了多少面承重墙啊!’

      我转身就向另外几头伽马怪鱼的栖息地跑去。

      ——9月29日,00:38,浣熊市,街道——

      “【吉尔!吉尔!】”

      我刚刚爬出下水道,就看通讯器开始一阵阵地闪,接通之后便听见卡洛斯语气焦急的呼唤从中传出。

      嗯……这下水道还能隔绝信号的吗?

      “我没事,已经甩掉那家伙了,马上回地铁站。”我回应道。

      【写作甩掉,读作把它连同一群伽马一起炸塌下水道埋了。】

      ‘这是什么离谱的读法?’

      “【地铁随时可以启动……你在哪?需要我接应吗?】”

      “不必,”我看了看附近的地图:“大约十分钟后我就能回去。”

      “【好的,一路小心,我不能失去你。】”

      我咔地切断通讯。

      虽然卡洛斯确实是这个性格,但……

      入戏太深是种病,得治。

      一路躲过零散的丧尸返回地铁站时,我发现了一家枪店,它不但用木板将门窗封死,内部似乎还有灯光。

      虽然仗着有武器想坚守是没错,但浣熊市之后就会被炸平,这种防护措施可应付不来核弹,把这里的主人带去地铁一起撤离好了。

      而且,我依稀记得这里有段剧情来着,枪店老板好像叫什么……罗伯特?

      我一边思索一边推门进店,防御格局还不错的样……

      “不要动!”由柜子组成的掩体后面猛然伸出一杆猎枪指来,持枪者是一名穿着防弹背心,微胖且秃顶的中年男子。

      “罗伯特·肯多?”我终于把那张脸和STARS小队经常光顾改造枪械的店老板对上了:“丧尸可听不懂人话。”

      “我本来也不是防丧尸的,那些偷偷摸进店搜刮武器的家伙更可恨,”肯多看了我两眼,放下枪:“吉尔?你竟然还活着?”

      “你多半是看报道了,他们说STARS小队在‘洋馆事件’中全军覆没,但我们没那么容易团灭,现在还有……不少人活着,”我看了看他:“我们正准备撤离这个城市,你也一起走吧。”

      “救援部队都要撤了吗?”肯多摇摇头:“我可不打算走。”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枪店后面的住宅。

      那间房子很反常地彻底封住了窗户,唯一的出入口是扇异常结实的铁门。

      【你猜那是谁?】

      ‘你猜我猜不猜?’

      这个武器店老板,怎么说呢,纯粹是重制版加戏,第一次出场是在原版生化2,里昂躲丧尸时路过,有大约一分钟的戏份,里昂前脚出门枪店后脚就被丧尸攻破,然后挂了。

      然后嘛,在重制版就多了个被咬的女儿,作为不能离开的借口,而这个女儿似乎只有声音,连建模都没有——有无聊人士特意破解了地图钻到门后面看过。

      按照本世界的设定,世界诞生时是丧尸就会一直是丧尸,活人就会一直是活人,那么被丧尸咬的活人呢?

      哪怕是警局的马文,也是在三代被咬的,这个姑娘的话……

      “吉尔?”肯多看着我,“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这里有一些补给……”

      “大约48小时后,浣熊市会被核弹摧毁,”我转头看他:“你确定要和你女儿一起死吗?”

      “什么?可是……我……”肯多瞪大眼睛,神色变换。

      “让我看看她。”我一边说,一边向那扇封死的门走去。

      “等等……你不能……”肯多跑到前面堵住门。

      “你觉得我会向孩子开枪吗?我是认为她还有救——你考虑一下外面那些家伙的转化速度。”我抬手向后指了指。

      “这……”肯多动摇了,犹豫片刻之后侧过身掏出钥匙打开门:“你别……吓到她。”

      【你别太放飞自我了,到时候不好收场。】

      ‘不会超纲的,放心。’

      门里面,是一个和正常起居室没什么差别的小房间,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披着红色大衣,梳着黑色双马尾,大约七八岁的小姑娘正抱着个兔子玩偶坐在床上,听到开门声之后茫然抬头:“爸爸?还有谁……咳咳咳!”

      “奈丝可(Nezuko),别紧张,是朋友。”肯多匆匆跑过去抱着她安抚。

      “唔……”我低头看向小姑娘垂在床边的小腿肚,那里正缠着厚厚的纱布,但却有红色的血迹不断渗出,从形状来看,是个牙印。

      答案出来了,被咬过的人,直到世界结束,都会维持“被咬被感染”的状态,专门用来煽情。

      “你女儿还有得救,但不能留在这里,”我走到床边蹲下,对小姑娘说道:“要和姐姐一起走吗?”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YES/NO】

      “……”小姑娘看了看那个面板,又看向因为看不到面板而一脸茫然看我的肯多:“爸爸不能去吗?”

      “他显然……差一点。”

      毕竟没有到生死关头。

      “那我也不去。”女孩抬手点下了“NO”。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肯多继续茫然。

      “那么,只能带你和你爸爸用常规方式离开了,”我伸出手把小臂放在女孩嘴边:“咬我一口。”

      “等等……你们……”肯多还想啰嗦,被我挥手推开。

      “……谢谢。”女孩不知理解了没有,低声说了一句后,张开嘴,用变得稍微有些尖利的牙齿吭哧在我小臂上留下了一圈齿痕。

      【说好的AT力场呢?】

      ‘少废话。’

      几乎同时,女孩小腿上止不住流血的伤口消失不见,而我手上那个完全没有用力的咬痕则变得宛如被什么猛兽咬过一样血肉模糊,然后再在下个瞬间变回原样。

      “行了,带着她跟我走,”我揉了揉手臂站起身:“如果你不走,我就自己把奈丝可抱走。”

      “我走,我走。”肯多已经看傻了,连连点头。

      “记得保密哦,爸爸。”奈丝可一脸认真地提醒道。

      “是,是,当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李代桃僵’是不是进化了?】

      ‘对啊,变成‘移花接木’了。’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