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力不从心

    第四百九十一章 力不从心

      李靖成功地锁住了糜九阳的身躯。

      虽然过程中糜九阳有所抵抗,但最终还是被李靖锁住了。

      这种用自己的肉体,纠缠别人的肉体的能力,对天魔皇来说,是异常陌生的领域,但却是李靖擅长的事情。

      他为此下过很大一番苦功,特别是在得到诛仙剑阵之后。

      然后,李靖就发动了诛仙剑阵。

      这是他唯一能对付糜九阳这样强者的手段。

      无数凌厉至极的剑气,自李靖的双手双腿间悄然生起,然后以一种极为玄妙复杂的排列,组成了一张严丝无缝的剑网,朝着糜九阳得身躯罩去。

      糜九阳皱了皱眉。

      但也紧紧是皱了皱眉。

      李靖的心沉了下去。

      诛仙剑阵,竟然伤不了糜九阳!

      这是他拥有诛仙剑阵以来,第一次被人接下了。

      果然,这糜九阳是和师尊同等级的强者,也是和接引,准提同等级的强者。

      诛仙剑阵,对付不了这种程度的强者,这是李靖早就知道的事情。

      否则当初通天教主他们就不会在大殷皇宫中战死。

      这些念头刚刚在李靖的脑海中闪过,下一刻,他就吐着血飞跌了出去。

      李靖能锁住糜九阳一瞬间,但既然诛仙剑阵无用,那么就不可能真正锁住糜九阳。

      然后李靖被糜九阳一掌按在了胸口上。

      他同样已经很久没受伤了。

      拥有四面五色五方旗,虽然还不能布成完整的五行五方大阵,但像柏襄,寒貘这样的天魔皇,都已经不能伤他分毫。

      但是糜九阳现在一掌就让他身受重伤。

      李靖在空中用尽最后一点余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翻滚了几下,然后摔落在地。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的诛仙剑阵伤不了糜九阳,而五行五方大阵,又扛不住糜九阳的攻击。

      对于糜九阳,他现在毫无办法可施。

      而李靖飞跌出去的同时,莫邪虚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喝,然后身形微晃,来到了糜九阳的身前,一拳朝糜九阳的胸口轰去。

      天穹夜幕之中,刚才某颗曾经大放光明的星辰,再度亮了起来,一道清亮的星光,自空而降,落在了莫邪虚的身上。

      “星辰虽亮,终究比不过骄阳。”

      糜九阳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他的身躯也亮了起来,仿佛一轮烈日。

      接着糜九阳出来出拳,以拳对拳。

      莫邪虚和李靖一样,仰天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有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天地间只有一颗星辰能够亮过骄阳,但是那颗星,现在已经永远黯熄了。“

      糜九阳收回了拳头,如此轻声地说了一句。

      他那干涩的语声中,终于有了一些情绪,一些悲伤的情绪,还有一些怀念。

      那个人一直比他强,也一直压了他一头,但此刻糜九阳从来没有嫉妒过他。

      因为有他在,域外就服征服域内的希望。

      因为有他在,糜九阳就有追赶的目标。

      现在他死了,一时间,糜九阳只觉天地如此的寂寥。

      他凝视着摇摇晃晃站稳了身躯的莫邪虚。

      这是他的弟子。

      不是域内的弟子,而是域外的弟子,在糜九阳的眼中,莫邪虚才是那个人真正的我传人。

      “你很不错。”

      糜九阳看着莫邪虚沉声说道。

      “特别是你刚才的第一拳。”

      “当然,那一拳是你积蓄了数万年的拳意,所以你第二拳就有些不行。”

      “所以,你现在还没资格当我的对手,再过个万年或许可以。”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如今天地间,除我之外最强的那一个,而且也是唯一有希望踏入我和他这种境界的一个。”

      说到这里,糜九阳微微顿了一下。

      然后他的视线从其他那些天魔魔皇的脸上一一扫过。

      “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杀你们。”

      “但是,你们如果谁敢去域内,那么我只能取走你们的性命。”

      “这不是要你们臣服于我,虽然现在我是天地间最强的那一个,但我知道自己比不上他,也不可能让你们心服。”

      “如果他还在,自然能让我们域外变得更好,但是如今他不在了,那么我要做的,就是不能让我们域外变得更坏。”

      “你们每个人最好记得我刚才的警告。”

      在他的身后,在糜九阳说话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李靖,正掏出几颗丹药,塞进自己的嘴巴中。

      他的伤实在太重,所以在缓了好几口气之后,才有那么一点点力气,能够抬手取出丹药给自己服下。

      这些多宝道人给他炼制的最好的仙丹。

      当然,多宝道人只是一位大罗金仙,而刚才击伤他的,是一位接近巅峰级的圣人。

      本来一位大罗金仙炼制出来的仙丹,等阶再高,也不可能知道这种等级的圣人强者造成的伤势。

      不过幸好的是,糜九阳击在他身上的那一掌,掌中蕴含的那些日之精华,都被太极图挡下来了,李靖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那一掌除了那些可怕的日之精华之外,其间的力量同样恐怖,震散了他体内尚未完全的五行五方大阵,他他体内经过筋脉骨骼为之尽碎。

      所以李靖此时虽然伤势极重,行动困难,但受的都是皮肉伤。

      而多宝道人给他的这些仙丹,治这种皮肉伤是绝没有问题的,就算李靖只剩下一具白骨,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多宝道人的仙丹也能给你治好了。

      只是再好的仙丹,要让他伤势尽复,总还要那么一点点时间。

      但李靖觉得这个时候不能浪费一点点时间,所以在吞下丹药之后,然后就开始往前方爬去。

      还好,那东西离自己只有几尺远。

      而这个时候,糜九阳终于说完了话,然后他转过身,朝着倒在地上的,名字叫做李靖的域内生灵走去。

      刚才他说不会杀莫邪虚,不会杀其他天魔皇,但没说不会杀这个来自域内的人。

      而当他转身的时候,发现那个变幻成猪头人模样的域内生灵,正在地上艰难地爬着。

      糜九阳不知道这域内生灵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在地上挣扎着爬那么一点距离,又有什么意义呢?

      然后他走到了李靖的面前。

      “我和小花其实不是敌人,倒像是朋友更多一些。”

      他看着脚下的那个域内生灵缓缓说道。

      “但我还是要杀了你。”

      不远处,莫邪虚骇然变色。

      只是现在他的体内,充塞着无尽的日之精华,就算想动也根本动不了。

      而李靖则停止了爬行。

      不过不是因为糜九阳此时说的话,而是因为他已经到了他想要到达的地方。

      那枚黑色小旗就在他眼前一尺处。

      然后李靖朝它伸出了手。

      刚才被糜九阳一掌击飞,身负重伤,但在空中的时候,拼尽全力也要挣扎几下,让自己改变飞出去的方向,就是为了掉在离这枚黑色小旗近一点的地方。

      李靖将黑色小旗抓在了手中。

      接着,他的身躯微微一震。

      糜九阳没有阻止李靖的行为。

      他不觉得这域内生灵此时的行为有什么意义。

      这枚黑色小旗他也知道,是第八天魔皇烈昭最厉害的一件法宝,甚至可以说是域外水族的镇族之器,听说好像还是来自域内。

      但是他们域外强者从来不会太多依赖身外之物,而且这枚黑色小旗也根本伤害不到他。

      就连莫邪许,刚才不也是一样拳就破了这枚黑旗的控水神通!

      所以糜九阳继续说着。

      “因为我觉得留着你的命,会让域外变得不稳定。”

      “另外,我也觉得小花这件事情做错了,他不应该在域内收徒的。”

      “他是域外的第一天魔皇,他的强大来自域外,他不应该把这种强大传承到域内去,呵呵,刚才军队大战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居然会魔皇吟,以前我却从来没见过,应该是和你一起从域内来的吧!”

      “等会我也会去杀了他。”

      李靖翻了一个身,背朝下脸朝上地仰躺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又重重地送了一口气,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也有一丝盼而得之的喜悦。

      然后,他对糜九阳认真的说了一句话。

      “你今天杀不了任何人!“

      “另外,你也没资格评价我的师傅做对做错,因为你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一切。”

      话罗,李靖猛虎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朝他扑了过来。

      糜九阳微微一怔,接着不以为意地再次一掌按在了李靖的胸口。

      然后,他就被李靖扑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糜九阳的眼中,终于露出了震骇的神情。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刚才那一掌能把这域内生灵击得重伤飞退,现在这一掌对方却一点事都没有?

      就算是以糜九阳的眼光见识,此刻也是一片茫然,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临战突破,然后实力暴涨?

      那种情况有倒是有,但境界实力的提升总会有些征兆吧,但是这域内之人刚才却是莫名其妙地就变强了的。

      糜九阳不理解。

      正如他刚才不理解这域内生灵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死命爬过来抓住那枚黑色小旗。

      因为他不知道,刚才他不屑一顾的那枚黑色小旗,真正用处,从来不是用来控水,而是当和其他四面旗子组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布下一个天地间最强大的防御阵法,五行五方大阵!

      是的,李靖猜对了。

      这枚黑色小旗,正是他寻觅已久的玄元控水旗!

      无数万年之前,这玄元控水旗流落到了域外,在这片贫瘠的天地中,被人奉若至宝,成为了域外水族的镇族神器。

      然而今天,当它再度落在一个来自域内的人的手中时,它才终于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如果说,诛仙剑阵是域内的第一杀阵。

      那么五行五方大阵,必然是天地间最强守阵。

      金木水火土五气纠缠,互相转换,自成混沌,这方天地中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攻破他的防御。

      当第二次被糜九阳的手掌按在胸口的时候,这一次,李靖只觉体内的五脏齐齐微微一震,然后糜九阳掌中传来的那种恐怖磅礴的力量,就像是雨水落在干涸至极的沙地之上,转眼间消失无踪。

      一股喜悦之意,涌上了心头。

      五行五方大阵,果然能抗住至尊圣人境强者的攻击。

      那么以后自己面对接引和准提那两个人的时候,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然后李靖再一次锁住了糜九阳的身躯,将他死死按在了地上。

      糜九阳在努力地反抗着,但是徒劳无功,因为他无论如何催动体内的日之精华,又或者肉身的力量,轰在这域内生灵的身体上,都有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而李靖则趴在糜九阳的身上,身躯不停地狂震着,不停地催动着诛仙剑阵。

      旁边所有的人,怔怔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嘛。

      半刻钟之后,李靖终于累了。

      每一次催动诛仙剑阵,他用的都是混沌元力,对于他一个大道士来说,还是有点负担太重了。

      而糜九阳这具被日之精华浸润了十数万年的身躯,实在是太坚硬了,不论他催动诛仙剑阵多少次,不论他多急多快多猛烈,却始终难以真正伤害到糜九阳。

      然后在某一刻,李靖一个翻身,颓然从糜九阳的身上滚了下来。

      太累了。

      自己现在防御力虽然上来乐,但攻击力面对这样的至尊级圣人,还是不行啊!

      李靖大开八叉地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在他身旁,糜九阳同样剧烈地喘息着。

      刚才看去基本是李靖在动,但他的消耗同样极为剧烈,一方面要承受李靖诛仙剑阵的冲击,一方面要不断催动自己的日之精华反抗。

      自上次和小花大战之后,体内蕴积了数万年的日之精华,刚才那么一会时间,他起码就足足消耗了三成有余。

      在各自喘息了一会之后,并排躺在地上的两人,几乎同时侧过了头,看了对方一眼。

      两个人心中都明白,自己暂时是奈何不了对方。

      然后糜九阳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神情恢复了冷漠和威严,接着视线从周围的那些天魔皇的脸上载次扫过。

      “不要忘了我刚才的警告,那个警告依然有效。”

      “谁敢和此人前往域内,我必杀之,而且会把他出身的种族连根拔除。”

      糜九阳冷冷地说道。

      确实,他现在虽然奈何不了李靖,但李靖也奈何不了他。

      而他要杀其他天魔皇,依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算李靖整天和那些天魔皇在一起,但天魔皇出身的种族呢?

      然后糜九阳又转首看了一眼同样已经站起来的李靖。

      “你不要妄想能从域外带走任何一个人。”

      “呵呵,除非你能成为天魔真皇!”

      说完这句话之后,糜九阳一步跨出,迈上天空,直接离去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