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活埋大清朝 > 第七十章 ???吴应熊,你社死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章 ???吴应熊,你社死了!(求收藏,求推荐)

      吴应熊现在还哪儿经得起吓啊!

      他都快给吓死了!

      吴应熊本以为潮州突然冒出来的那个朱三太子是个救苦救难的菩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个索命的阎罗......不,不是那朱三太子的错,是杨起龙和尚之信两个没义气的混帐王八蛋的错!

      怎么就伪造出一份崇祯皇帝让他爹吴三桂保朱三太子的遗诏呢?

      这是要逼反他爹吴三桂啊!

      所以吴应熊今儿从消息非常灵通的尚之典、耿星河那里一听说崇祯遗诏的事情,马上就不行了。整个人就急昏过去了,最后还是让人抬回来的。当他躺到建宁公主肉乎乎、软绵绵的怀抱之中,才稍微感到了一些安全感,也恢复了知觉。然后就开始哭着给自己安排后事了!

      “棺材,快去买棺材,要楠木的,别不舍得花钱,钱已经没用了。”

      “一口不够,世霖、世璠还得睡呢!也得给他们买,也要楠木的!”

      “格格,我们父子都要死了,你可怎么办?呜呜......”

      听见他的话,建宁公主,还吴应熊的俩儿子,还有公主府的管家奴才吴忠旗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位躺平等死的平西王世子了。

      不过这几个人还有最后的一个希望——就是吴应熊的大师爷兼谋士左春秋左半仙......这左春秋原是个明朝的秀才,天津卫人,在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时候来投。

      这家伙自称很会看相算命,刚一投到吴三桂门下就掐指一算,算出吴三桂有皇帝命,结果差一点给一心投鞑的吴三桂砍了!还是陈圆圆看他可怜,说了好话,才饶了一命。

      不过他喜欢泄露天机的毛病一点没改,后来跟着吴三桂当师爷的时候,还一天到晚给人相面......也不给吴三桂的人看相,专给满洲人和满洲人的好奴才看,而且还是偷偷的看,看完之后就在私底下胡说。

      也没什么好话,不是这个短命,就是那个不能善终......把顺治、多尔衮、多铎、阿济格、尼堪、孔有德、耿仲明、沈志祥等人都诅咒了一遍。

      后来吴三桂都不敢让他在云南呆着了......这个人太危险了!还是让他去北京给鳌拜、苏克萨哈这些让人讨厌的顾命大臣好好算一算吧。

      所以这个左春秋就到了北京,成了吴应熊的心腹。而这个左半仙也给吴应熊算了......没说什么时候死,就说让他想方设法跑,哪怕是九死一生也得跑出北京!

      对于这个结果,吴应熊那是相当相信的。

      但他还是跑不了啊!

      天罗地网罩着,他能往哪儿跑?

      而今儿噩耗传来,吴家人也都知道在劫难逃了,所以就只能看着那个上了年纪,瘦得跟竹竿似的的左半仙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了?

      只看见左半仙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数手指头,数了好一会儿,这才松了口气道:“暂时死不了!”

      暂时死不了......还真是鼓舞人心啊!

      毕竟看长远,凡人皆有一死!

      “能不能跑?”吴应熊这个时候想起跑了。

      “跑不了了,”左半仙摇摇头,“这事儿不出,世子爷要跑还是能成功的......毕竟朝中那么多人收王爷的银子,事到临头总要行个方便。可如今谁还敢开这个方便之门?”

      “那暂时死不了......又怎么说?”吴应熊抖着声音问。

      左春秋叹了口气,道:“王爷并无反心,而世子爷对朝廷也是忠的,之前种种,都是为了自保。这个道理,皇上也不是不明白......以皇上的英明,在眼下潮州朱三太子日益做大,郑经、邱辉之流蠢蠢欲动之际,是不会杀了世子爷逼反王爷的。

      真正的危险,在于皇上和王爷之间再无信任,以后君臣之间,只有互相利用,而无一丝君恩臣忠。

      而王爷、世子和其他非西选臣子之间,也再无一丝的同僚之谊,甚至连酒肉朋友都做不成了。他们对待我平西王府能够公事公办,就已经很有良心了......恐怕从今往后,朝中就再无一人敢为王爷、世子说句公道话了。”

      吴三桂、吴应熊这两父子现在的处境,用后世的话说,叫“社死”!老汉奸吴三桂还好一些,他毕竟人在云南,身边还有一大群心腹爪牙和精兵强将,所以老汉奸的“社死”只是半死。可吴应熊就惨了,他人在北京,就在康熙皇帝刀口下坐着,随时一刀了账!本来他还交了不少有钱有势的朋友,也许还能在关键时刻拉他一把。

      现在好了,社死了,再没人帮他说话了,人家不狠狠踩两脚就已经很对得起良心了。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对吴应熊不利的消息都会被放大!而任何对吴应熊有利的事情,都不会有人提!

      如果康熙皇帝头脑发热要杀吴应熊,恐怕也不会有人进谏拦阻......

      就在吴应熊心如死灰,泪流满面的当口,他的一个亲兵头目脚步匆匆的奔进来了,进门后连打千礼都忘了行,只是红着眼睛道:“世子爷,索额图带着御前侍卫来抓您了!让兄弟们保着您和两位小爷一起杀出去吧!”

      吴应熊一听这话就哭了,“杀不出去的,索额图都带了大兵来了,咱们府里才多少人?打不过的......”

      那亲兵头领拍着胸脯道:“世子爷莫怕,那索额图只带了二十个黄马褂来抓您,我们府里有二百名勇士,都是跟着王爷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

      “就二十个黄马褂?”吴应熊一下就不哭了,“还有没有步军衙门或巡捕三营的兵?”

      “没有,拢共就二十个黄马褂。”

      吴应熊听了这话就稍微放心些了,勉强坐直起来了,“那就不是来抓我的......快快,快开中门迎客!”

      ......

      就在吴应熊大开中门迎接索额图的时候,南书房内的会议还在继续。当然不是在讨论杀不杀吴应熊的问题......这个问题不用讨论,也不能讨论,必须圣心独裁!

      别看这康熙皇帝今年才二十岁,但他的心机和城府,却连许多老谋深算的臣子都比不了。而且他还特别善于洞察人心,知道“崇祯遗诏”一出,满朝文武对吴三桂父子避之有恐不及,不仅不会有人替他们说半句公道话,反而会通过喊打喊杀来和吴家父子划清界限。

      这个时候和臣子和奴才们讨论吴应熊的生死,那就是在为难臣子和奴才,也在给自己找麻烦——人人喊杀,他这个皇帝怎么办?杀了,那吴三桂马上就反了,谁去打?不杀,又显得软弱可欺。

      所以康熙干脆不提这事儿,杀不杀的,圣心独裁!

      他之前对于“鳌拜造反”的传言,也是这么应对的,两场可能爆发的危机,就被他暂时化解了。

      而康熙现在和大臣们讨论的,则是要不要派出八旗天兵南下广东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在熊廷弼、薛章、邓忠他们日夜兼程返回北京之前,就由六百里加急送到北京了。

      不过大清朝廷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决定,而是暂时搁置了这个问题。原因嘛,当然是明摆着的......八旗劲旅、天兵无敌的神话可万万不能戳破了!

      要不然别说吴三桂要反,就连耿精忠、尚之信,甚至娶了孔四贞的孙延龄,都有可能扯起反旗和大清朝干。

      所以在派出“天兵”的问题上,大清朝廷一直是非常谨慎的。

      但是现在,广东的局面大坏,米思翰这个钦差大臣又是个光杆大臣,这样下去也不行啊!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