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 第264章 他是我的丞相,他只能跟我走

    第264章 他是我的丞相,他只能跟我走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阿辞,你刚才去哪儿了,人家还以为你被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拐跑了。”

      山洞下方,广场之中,焕云矫揉造作的扭着步子朝楚辞迎了上去,她故意将“心怀不轨”四个字咬了咬,像是在旁敲侧击一般。

      楚辞冷着脸,额间青筋鼓动,任由脂香粉浓的女子倚到他的怀里。

      他深吸一口气,极力平静的回道:

      “刚才确实遇到一个疯子,不过已经被护神队的人赶跑了。”

      他的温柔少了真意,他的眼底也没有星辰。

      他总是忍不住偷偷的往上方的黑暗里望去。

      焕云隐约觉得奇怪,伸手将他的胳膊环住,倚在他肩上,娇媚无比的发着嗲:

      “阿辞,你在看什么嘛?

      “这座城里的东西,哪有人家长得好看!”

      楚辞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身子不自觉的往外侧移了移,暗着眸光,一本正经的慨叹道:

      “我在看城里的星河,它们比我曾见过的奇异太多。”

      焕云咯咯的笑了起来,颇为自豪的回道:

      “那是自然,阿辞你是第一次出门,会有如此反应理所当然。这片星河可不简单,它们是……”

      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楚辞不动声色的追问:

      “它们是什么?”

      焕云揽着他胳膊,笑盈盈的往车辇走去,一路说些露骨言辞转移话题。

      见楚辞被吊足了胃口,眉宇间隐约显露出不悦,她轻轻晃了晃他胳膊,娇娇的求道:

      “唉呀,我的好阿辞,你就别问那么多了。

      “我们还是快回去吧,我收到消息,有一位大人要来观看我们的婚礼。”

      楚辞最后隐晦的望了高处的黑暗一眼,便跟着焕云踏上了车辇。

      人群开始跟着车辇移动,兴致高昂的往城主府围去。

      近万支火把在底下世界里翩翩起舞,照得顶端星河流光溢彩。

      凤瑾静静的靠坐在石壁旁,紧抿着唇,目送着队伍远去。

      “凤瑾,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久!

      “刚才听到有入侵者出现,护神队大批人马出动,我还以为他们要搜捕的人是你,还好还好,可吓死我了。”

      抱怨声突兀的在身侧的黑暗里响起,凤瑾下意识抬头,就看到消失了半个多时辰的沈恪。

      他的脸色有些白,额间沁着汗,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凤瑾将心思从楚辞那里抽回来,眯了眯眼,状似随意的问道:

      “你之前到哪儿去了,送亲队伍才从巷口出现,你就不见了。”

      沈恪偏着脑袋,抬手抚了抚两侧的鬓发,恢复到自以为的英俊状态后,讪讪的笑了笑。

      “人有三急,即便是如我这般的风流倜傥美男子,也不例外。

      “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儿在身边,我总要顾惜下自己的形象,总不能将腰带一抽,当着你的面儿就开始方便吧?

      “再说了,你武功那么高,我那有碍观瞻的玩意儿一出来,我怕你当场给我废了!”

      他有心隐瞒真相,凤瑾也不戳穿,冷淡的瞥了他两眼,撑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

      “刚才的入侵者,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感觉,他们是夜一四人,前提是他们几个没出什么意外。

      沈恪挑了下眉,隐晦的打量着凤瑾的表情,见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剑眉一扬,恍然大悟的嚷道:

      “我方便的时候混乱就发生在附近,吓得我差点儿就不行了。

      “我隐隐约约看见有四个人,虽是穿了身儿黑衣,却与这里的人完全不同,似乎是你的那四名下属。

      “他们搞那么大的阵仗,应该是想吸引人的注意,打算声东击西,将你的大臣给救出来吧!”

      穹顶上的星河很美,指尖还尚存余温,凤瑾握起了牵过楚辞的左手,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这几个时辰相见的场面。

      似乎在每一次紧要关头,楚辞都会将她推开。

      依照楚辞的秉性,若真不认得她,就根本不会与她多言,更不会默默的跟着她跑那么久。

      他是温柔的人,可他的温柔向来只针对于在乎的人,对于旁人,他有的只是恰到好处的礼貌与疏离。

      他有着文人的傲骨,对男女之间的相处看得极重,男女授受不亲,这是他一贯秉持的原则。

      嘴上说着不认识她,人却不自觉的跟着她走,手让牵,唇让吻,当时怎么不厉声呵斥男女授受不亲?

      “我是不会罢休的!”

      想明白这一点的凤瑾,唇角微微上扬,难受的心也变得轻快。

      可以说她铁石心肠,也可以说她没有心,不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怎么能将情绪调整得如此之快?

      沈恪对她的转变有些震惊,可那震惊也只出现了一瞬。

      “今夜我还会去给他看诊,你可以装成给我打下手的小童。

      “你要救人就尽快吧,不然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就不好收场。”

      说到此处,沈恪故作随意的抚了抚胸口,将身体不适压了下去,转头继续对凤瑾说:

      “我必须提醒你一句,焕云给他下的是真情蛊,一旦二人交合之后,子蛊的宿主就会完全受控,眼里心里,都只有母蛊的宿主。”

      “你是要帮我?”

      凤瑾审视着沈恪,犹疑的发问。

      她总感觉沈恪有些奇怪,似乎在催促她尽快将楚辞救走。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心血被人糟蹋?

      沈恪移开了目光,看起来有些躲闪。

      “我之前说过,我药王谷世代中立,我不会参与任何的争斗。我只是看在你我投缘的面上,才叮嘱你这么两句。

      “救与不救,全看你自己,不过时间不等人,今晚一过,你想挽回都不可能了!”

      他的视线不住的往城主府移去,眉间生着褶痕,整个人隐隐有些焦急。

      凤瑾沉思了片刻,坚定的应道:

      “我救!我自然会救!

      “我不会放任他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更不会放任他与旁人有了瓜葛!

      “他是我的丞相,他只能跟我回云都!”

      沈恪暗自松了口气,熟门熟路的的带着凤瑾朝城主府钻去。

      路上听得几声低低的嗷呜声,凤瑾警惕的回头,就看到黑暗的拐角,有一道庞大的黑影。

      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摆了摆手,黑影便渐渐消失在了拐角。

      “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沈恪停下步子,担忧的问道。

      凤瑾摇了摇头,催促道:

      “时间不等人,快走!”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