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rs6z"></i>

    <del id="irs6z"><listing id="irs6z"></listing></del>
  • <s id="irs6z"><track id="irs6z"></track></s><nav id="irs6z"></nav>
    <i id="irs6z"></i>

  • <span id="irs6z"></span>
    完本小说网 > 贞观匹夫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国策(九更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八章 国策(九更求订阅)

      朝堂上,魏大喷子又在开喷了,这次弹劾的目标,剑指皇帝:“陛下,长乐公主的嫁妆远超规制,陛下不可因一己喜恶而增减。”

      一向从善如流的李世民倔强地抵制着:“民间嫁女,阿耶若有财力,自然可以多置办嫁妆,为甚到了朕这里就不行?内帑不是没钱!朕的长公主出嫁,你们非得看着寒酸的景象才满意吗?”

      魏征也是个倔头,毫不退让:“规矩定出来,就是让人遵守的。皇室的嫁娶,都有一定之规,虽说可以酌情增减一二,可陛下这增减太甚,直接翻了一倍,这是视规制为无物吗?”

      唐俭在班内直摇头。

      魏玄成啊,你这业务水平有待提高,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总纠结个细枝末节的做甚?

      “陛下,臣以为魏征之言可以搁置。”唐俭一句话让李世民脸泛喜色,魏征双目喷火。

      唐俭慢条斯理的出班:“臣曾与左少卿就婚育之事谈论过。左少卿对大唐目前的一些做法有微辞,认为婚配之事,大唐太急功近利了,女子十四五岁,身体尚未完全发育,便去行人伦之事,影响女子发育不说,诞子嗣致死的几率会大幅提升。”

      “鸿胪寺卿此言差矣,岂可凭一家之言贸然改变大唐的国策?陛下,臣以为此言不相信!”一名御使跳出来顶牛。

      唐俭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纸张:“左少卿王端正就说过,任何个人的话都不足采信,唯有大量取样调查的结果才能令人信服。所以,臣私下委托成年县为臣调查了一番,结果触目惊心,十八岁之后婚配的女子,诞子死亡的比例是百分之三;十八岁之前婚配的女子,诞子死亡的比例,超过了百分之十,而且越是年幼死亡率越大!”

      满朝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事关重大,谁也不敢轻易否决。

      因为隋末的战乱,很多地方十室九空,大唐这些年虽然也休养生息,可人口终究不能恢复到当时的盛况,这也成了君臣上下的一块心病。

      为了鼓励生育,大唐甚至出了官媒制,超过多少年龄未曾婚配,官方强制说媒,对鳏夫寡妇还由官方说合,如此用心良苦只为了人口的增加,现在你来告诉额们,这方向居然是错的!

      要命的是,唐俭不是空口白话,他手里的调查结果,是最坚硬的证据,铁锤都砸不烂的那种,对比起来,此前引以为傲的夸夸其谈、大而化之,它突然不香了。

      长孙无忌眼里掠过一丝阴翳。

      就算唐俭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长孙冲的婚事受到影响了。

      唐俭的纸张被高力士呈上御前,看到那调查结果,李世民怔住了。

      这是一张详尽的表格,哪个年龄段女子诞子的死亡率是多少、采样人数是多少,一目了然,那上万人数的基数,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

      “房玄龄、药师,你们也看看。”李世民让高力士把表格传下去。

      所有看到这张表格的人都沉默了。

      也不是没人对大唐婚配过早的问题提出过疑虑,终究是因为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而被他人驳倒,可在这详实的数据面前,你驳一个试试?

      “请皇后来。”李世民叹了声气。

      毕竟,嫁的是长孙无垢亲生的闺女,做决定的事,她也有份的。

      长孙无垢素颜出现在朝堂上,听过唐俭的理由,看过那张满是数字的纸张,思索了许久,长孙无垢轻叹:“如此,便顺延到十八岁……”

      “不可!”唐俭打断了长孙无垢的话。

      “臣这里还有一份调查,近亲婚配的,诞下的子嗣,畸余的比例也是远超常人!!”

      李世民都恼了,老唐,你这是存心搅黄了咋地?

      “如果陛下与皇后娘娘不信,可以另外安排人员去其他地方取样,臣以性命担保,绝无虚言!”唐俭信誓旦旦的说。

      一直伪装咸鱼的王恶叹了声气。

      虽然这事老唐干得不地道,但看在昔日的交情上,王恶不能不力挺。

      “臣愿与唐公一道做保。”

      这是把性命都豁出去了!

      平日城府颇深的长孙无忌,面上露出了怒容,拳头捏得嘎嘣响,恨不得当场对这两个贼子饱以老拳。

      偏偏地,长孙无忌这一系的官员却只能沉默。

      实实在在的数据面前,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如此,便令长安县调查罢。”长孙无垢摆手,疲惫地走出朝堂。

      原本以为是亲上加亲的美事,却成了这结果……

      “王端正,你冲动了啊!”才下朝,王恶还没来得及说唐俭,倒被唐俭一通指责。“年纪轻轻的,来掺和这事做甚?老夫老了,本来就没几年活头,就是真触怒了皇帝,死了也不亏,可你还有大把光阴!”

      程咬金翻着虎目瞪了过来:“瓜皮!唐老头想死,让他去死!有你甚事!”

      王恶苦笑。

      额也想袖手旁观,问题是做不到啊!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82xs.com